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72章

第672章

江云月心底漏了一拍,下意识就瞥了一眼沈瑾修,最后低声道:“程夫人可愿与我私下说几句话?”

程氏眼睛一亮,“你果然知道。”

很快,屋子里的人都清空出去,只剩下程氏与江云月两人。

江云月想到林氏的话,只觉得很难让人相信还会有第三个人知道这玉佩,不,是难以相信知道这玉牌的人会是大云的国公夫人。

“此物,夫人可知晓是何物?”

“当然知道,这是我亲手系在一个孩子身上的东西,是我留给他的凭证和信物。”程氏神色柔柔的看着手里的玉牌,“你若真的知道,我必定说到做到。”

“甚至你们大晏国的内争,我也可以出手相助。”

“我只要找到这个孩子。”

程氏的眼神认真,不像是说谎,可江云月怎么都想不到,沈瑾修的生母竟然会是程氏。

这玉牌质地不凡,非富即贵,可这也太难以置信了。

“所以,程夫人是专程了为了找这玉牌的主人来的?”

“我也不瞒你,我就是为了这个孩子来的。”

程氏面色有些痛苦,“我年轻时,不服管束,不愿嫁给齐成邱,一人私自逃出大云入大晏生活,在大晏我遇到了一个男人,我年轻,不懂事,三言两语就被他骗了。”

“后来我身怀六甲,却被抛弃,一人住在宁洲城内,十月怀胎,我皆是一人抗下,待到生下他的时候,家里人找到我,我担心家里人容不下那个孩子,我便将孩子交给了一个妇人。”

“我后来悄悄派人来找过,可都一无所获,后来我只能向成邱坦白,所幸他包容了我的全部过往,还愿意借着此次机会,带我来大晏亲自找。”

程氏盯着江云月的眼睛,“所以,你今日必须告知我全部,你是从何出得来的玉牌。”

“那个孩子如今过的好吗?”

江云月只觉得有些难受,眼眶微热,“你既然如此关心那个孩子,为何不早些时候找回来,二十几年,你如今才来找他,程夫人,不,国公夫人,你当真将这个孩子的性命放在心里过吗?”

“未免太过可笑。”

江云月毫不掩饰的讥讽却只让程氏觉得她一定知道什么。

程氏不反驳,而是道:“我走时留下了一大笔银钱,完全足以...”

“可若是那妇人起了歹心,要谋财害命呢?”

“或者是那妇人将他丢